危机公关公司3359615

微软商容 - 公关如水 涓涓流长




从伟达公关入行,到思科中国第一任公关经理,如今担任微软亚太研发运营及公共事务副总裁,商容的公关生涯已经走过了25个年头,是跨国公司在中国成长和转型,也是中国公关行业崛起和变迁的见证人。


公关是一种“无处不在,浸润滋养”的力量,在与商容多年的交往中,我总是听到她对公关价值的这种看法。


商容2006年加入微软,那时候微软Windows、Office等明星产品早已路人皆知,如今,微软的Surface电脑以及其他2C端的产品依然畅销,但是公司已经在过去9年间完成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变革。


微软亚太研发运营及公共事务副总裁 - 商容 


自从2014年第三任CEO萨提亚·纳德拉主政以来,微软致力从PC到移动,从硬件到软件,从Windows到智能云的业务转变。


从2014年到2022年,微软的营收从748亿美元上升到1983亿美元,利润从218亿美元上升到727亿美元,增长了两倍多,至于市值,微软从2014年的3000亿美元,到2021年最高点的2.5万亿美元,如今一直与苹果、谷歌、亚马逊等科技和互联网公司长期占据万亿俱乐部的首席。


隐藏在这些亮眼业绩背后的,是微软内部的文化变革。


纳德拉在那本著名的《刷新》一书中,把微软的转型的成就首先归功于“使命和愿景的提升”。


从1975年比尔盖茨创立微软提出的“让每个家庭,每个桌面都有一台电脑”,到纳德拉倡导的“予力全球每个人,每一组织,成就不凡”,微软最大的变化是从自己生产最好的产品,转为追求更好的生态。


在微软亚太研发集团的办公区,到处可以看到一个中文的“听”字,这是纳德拉倡导的“倾听”文化。


微软办公室到处都在提醒倾听员工的声音 


商容回忆起当时文化变革的难点,纳德拉是从微软高管被选为新的CEO,他来自当时“边缘”的云业务,推动大的业务转型,观念变化,他坚信不是自上而下的灌输,而是从真正的倾听开始。


商容认为,公关的定义和公关的核心方法都是对话。我们理解的对话更多是企业与用户之间,其实,对话需要在组织与任何权益相关者之间展开,在微软发展的这个特定时刻,员工就是最重要的对话群体。


公关在企业应用场景中被称为Communication, 有传播、沟通、对话等总体相同但有微妙区别的表述。员工沟通在有的企业放在人力资源部,有的在公关部,在商容看来,员工沟通不仅是发发邮件,“告知”一下公司动态,而是深度的激发员工的参与。


商容说:“公关Communication是企业战略,不一定由一个部门主导,但公关部一定是这个战略沟通中的主要组成部分。”


员工沟通,特别是战略转型中的员工沟通,一定是CEO主导,各部门配合,公关部提供有效的方法、渠道和内容,让沟通的效果落在实处。


纳德拉每个月都有一次针对微软22万名员工的战略沟通会,分享他自己对公司、对市场的看法,员工可以在线上线下提问,他像答记者问那样回答。这个机制后来扩大为包括他本人在内的高管。


微软CEO萨提亚·纳德拉的员工沟通会 

(2019年商容在微软总部出差拍摄)


曾经有个流传很广的漫画,几家头部互联网公司中,微软的形象是员工拔枪相向,折射出内部的竞争文化,外部的以Windows为核心的市场霸主地位。


纳德拉要改变这一切,微软不是一家独大,而是推动生态。


在微软总有这样一个统计,微软挣一块钱,能为上下游创造多少价值,他们挣的钱是微软的几十倍,这个数字不断在增加,这是微软定义成功的新的方式。


商容和微软CEO萨提亚·纳德拉 


商容谈到,微软内部的绩效管理,现在不是看你做了什么,而是你“连接”了什么。第一个维度是你自己是不是做到最好,第二是你帮别人做了什么,第三是你如何善用别人的帮助完成了你自己完成不了的事情。你要得到100分,要圆满完成三个,做到一个相当于仅得到33分。


“一个微软”,“连接资源”,“赋能生态”,这种新的文化观的确立来自CEO的决心,人力资源评价标准的重新确定,以及,有效的传播和对话。


商容现在的工作之一,就是确保为员工提供每年至少三小时的“价值对话”Value Conversation的机会,可以是小组讨论,也可能是主题分享,每个人参与交流对微软文化和价值观的理解,表达自己的成就和疑问。


商容和团队小伙伴参加微软编程马拉松Hackathon  


在更广的层面检验效果,公司每年都有全球员工匿名调查,员工对公司文化,对自己的工作环境、业务目标、上级主管、薪酬待遇、职业前景信心等打分,结果会作为高管薪酬的重要依据。


在微软亚太研发集团,商容和团队今年完成了“微软创新在中国30周年”大型活动,他们找到自1992年微软研发团队在中国建立以来的老员工的名字和照片,以及30年来支持过微软研发的客户和合作伙伴,发出了900多封感谢信,举办了以庆祝、感谢、回馈为主题的一系列活动。


商容团队参与组织的微软中国30周年(1992-2022)

予力创新 成就不凡系列活动 


回顾自己在公关行业20多年的经历,商容说:“一开始觉得公关就是一个工具,越具体越好,新闻稿写好,活动细节安排好,现在越来越认识到,公关是组织的一种粘合剂、催化器,把不同的资源、方法连接起来,为实现战略目标发挥作用。”


她说:“我觉得公关最像水,流淌,浸润,似无声却又有声,貌似柔弱,却能撼动。


商容在公司里还负责市场、政府关系和工会,团队10来个人,每个人都是多面手。商容还是连续三届北京海淀区人大代表,要更广泛听取民意,为政府献策。


这样的多重角色和过量的忙碌,却让商容感到自在,因为这正是公关人最擅长的连接能力。


商容在微软新视界展示中心接待政府领导调研 


商容进入职场的第一份工作是记者,第一份公关工作是伟达公关,她描述自己入行时候的紧张,给客户做提案,她会事先把陈述的所有内容都背下来,以防临场发挥失当。


她也很佩服公司的高管,可以自如地在气氛紧张的提案会上表达观点,与客户讨论甚至辩论。


2000年初入公关的商容 


如今,商容自己也成为业界翘楚,听过她的演讲和分享的人都说,那种格局、表达让人感到一种建立在经验和思考上的能力,以及强大的内心力量。


短暂的两年公关公司经历后,商容加入了思科,成为思科中国第一任公关经理,她说自己非常幸运,在这样一个重要的职业成长期,遇到了重视公关的全球CEO钱伯斯和中国区CEO杜家滨这样的老板。


她回忆说,安排钱伯斯会见中国领导人,上了CCTV新闻联播,钱伯斯会半开玩笑跟她说“你的工作有保障啦”,他还在录完CCTV对话节目后还走到同声翻译的房间,感谢他们的工作。


商容说,难以形容一个人在职场初期得到这样的机会,这样的肯定,对终身成长的激励。






在拉斯维加斯参加思科全球员工年度会议 



在繁忙的工作之余,商容读了北大国际MBA和深圳公益学院的研究生课程,以及中欧工商学院的短期课程。她认为,从商业的角度看公关,是一个公关人成熟的重要标志。


熟悉商容的人都说,她给人的感觉永远是亲切的、和蔼的,总是希望从理解你的角度探讨问题,没有那种企业高管咄咄逼人、充满竞争性的特征。


商容在中学时代是学校中长跑运动员,总是被拉去冲名次,但是她说“不太喜欢那种旁边有人要呼呼超过你、一争高下的感觉”,更享受自由自在、特立独行的状态。


所以,她放着自己擅长而时髦的长跑不去发展,总说不希望“把自己搞得精疲力竭”,而把闲暇时间用于读书、做饭。


她说,做家务能让人放松,做出自己拿手的红烧肉、海鲜炒饭、紫苏炒蛋,是一种与自己、与家人、与世界相处的美好方式。


说起公关行业的某种悲观,工作不好找,商容说,“我一直觉得公关是一个有前途的阳光行业,只是看待它的角度不只是做具体的事情,不是填充一个岗位,而是你能用公关的思维和方法,解决商业解决不了的问题。


她说:“公关能力的积累是长期的,你无法用套路简单复制别人的成功,追随浪潮但不被浪打翻,最重要的是培养站在潮头引领的勇气和能力。”


公关不是一个单独的本事,而是长期积累下来的连接力和影响力,这也许是商容代表的一代成熟公关人留给未来的最宝贵的成长箴言。



1

END

1


您的项目需求

*请认真填写需求信息,我们会在24小时内与您取得联系。